スポンサーサイト

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
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。

一个男同胞对耽美的一点看法--倚剑刻舟[转]

第一次接触耽美,是哪篇文呢?已经记不得了。这样说,也许会令人误会,以为我接触这个文学领域很久的样子。然而,我只能摇头苦笑,并再次为自己原本就极为不佳的记性感到懊恼。别说最开始的那篇小说,便是问及我最近看的耽美,也仅能记得印象比较深刻的《东区十九街》。在此,仅能为那些辛勤耕耘的作者道声抱歉。或许,未被我记住也能算件好事呢?
从第一篇耽美到现在,我的耽美阅历也仅仅半年时间。在这短短的半年时间内,虽然说并非看完所有的耽美文,然而2/3的量应该是有的(这里所指的耽美文,定指长篇,短篇我是无暇顾及的)。在此期间,也曾经写过几篇耽美小说的评论,比如《昨天》,又如《夏天》等等,却未曾在内心将之成型,或者说是未能把我对耽美的一些感觉具体化,并系统成文。这样说,也许会令人感觉诡异吧。就耽美这一女性向特征而言,作为一个男性读者,实在算不得情理中事。看便看了吧,还要写篇这种东西来谈感觉,便是自己也感觉诡异得不行。虽然感觉奇怪,却还是决定将内心的一些东西敲打出来,实在是不吐不快呢。
砍掉帝国主义的尾巴
文化没有国界,爱情这东西,自然也没有种族之分,BL也然。在耽美领域中,不可避免的会存在这一问题,这点我还是明白的。只是,却有一点不能明白,几乎所有涉及此类问题的耽美小说,中国男性同胞都只有被压的份。为什么呢?如果这是依照所谓的耽美美学来判定的,未免也有些说不过去吧?白种人相对于黄种人而言,确实容易给人高大威猛的印象,这点我也勉强能够接受。然而,同为黄种人的日本人也能将中国男性同胞压倒,我便不得不为同胞喊冤叫屈了。
不知道是否是所有耽美作者都达成共识——但凡出现中国人+外国人这类BL搭档,中国人肯定是受,外国人肯定是攻,就这点来看,与种族无关,只与国籍有关。不说体型是否强壮,便是中国人偶尔比外国人强壮,也会被攻陷,关于这点,看看拓人的小说便不难明白了,我有时甚至怀疑所谓的“年下攻”便是耽美前辈们为此类文章预设的陷阱。我不知道这是否属于“崇洋媚外”的表现,或许这样说有点太过严重,然而作为一名中国男子,就这一观点来说,我实在无法接受。
前不久,我无意中收到消息,据说所谓的“耽美”,便是女性同胞们一种间接的报复心理。想想中国五千年文化历史,女性同胞皆被大男人们压得死死的,好不容易现在男女平等了,当然不忘记雪掉前耻。不论此观点是否正确,却也真的有此可能性。所以,女性同胞们看到一个帅哥,就希望令一个帅哥去BL他,也就不难理解了,便是借外国人这把东风,也似乎在情理之中。
然,抛开这点不谈,便是简单以物以稀为贵来说,我还是希望能够在耽美文中发掘出几篇与之不同类型的文章,想必那又是一番光景。
不像男人不是你的错
作为男性,我无法探之女性同胞们的内心世界,也无法将她们内心对男性这一词语的具体定位理解透彻,但是,就某些耽美小说而言,我不得不说“真不是男人”。
不知道为什么,就武侠、奇幻、言情等文学而言,我一向是普遍看好港台的。也许是他们的文化氛围比较开放,出版政策教大陆而言要宽松得多,所以,这些文学的颠峰在港台一点也不例外。例外的是,比之武侠、奇幻、言情等更为边沿的耽美文学。我简单查阅了一下耽美作者的资料,便发现很多优秀作者都是大陆美女,港台虽然不能说没有,却也是极少数。就这点便不难看出,我对港台作者写出的耽美文,不会有太大热情,有些小说看起来更是叫人反胃。
不知道是否受到太多言情作品的影响,因此,到了耽美领域,港台作品中依旧脱不掉那股浓得呛人的脂粉味。说得好听一点,便是言情味太重,说得难听一点,便是娘娘腔。而且,不在少数,几乎快形成一统天下的局面。关于原因,我也仔细想过,却未能尽全功。港台的耽美作者,部分是从言情阵营叛离出来的,就这点,我原本不应该对其进行批判,说什么“叛徒”之类的话,毕竟,谁也不能固定作者只准写一类文章,也不能规定写好言情的作者便写不好其他类型的文。然而,她们大多数都未能支持住这一观点,写出来的耽美小说,更多“平胸一族”,更有甚者是言情的男男版,只把“她”换作“他”而已。关于这点,不得不说是件极为遗憾的事。


且不论男性与女性在生理方面的差别,便以心理来说,也是不能苟同的。谁都知道,在感情这方面,多数女性有着自己的一份矜持,男性也然,不同的只是相互间所矜持的内容不同而已。作为男人,肯定有着与女人截然不同的很多方面,比如为人处事,又如内心世界的迥异等等;作为男人,他得有自己的担当、执着与梦想,否则,他就不算是男人,充其量也仅仅是顶着男人这具躯壳而已。
不像男人不是他的错,错就错在他不该出来到处吓人,就算连花花草草也吓不到,也是污染环境的。这种男人,在现实中不受欢迎,在文学中不受欢迎,便是在耽美小说中,也同样不应该受到欢迎。我实在很难想象,一个动不动就“泪眼汪汪”、“大发娇气”的男人是何种模样,但却能肯定,那情景肯定与美感无关。
做爱不等于做饭
对于看书,我一向没有什么偏好,但凡好书,都能认真的看完,因此,无论是武侠、言情、奇幻还是耽美、同志文学、情色小说,基本上都看得七七八八。在看耽美的这段时间里,却发现一件匪夷所思的事情。
耽美作品中,加入“性”的元素肯定是必要的,然而,很多在言情小说中不可能出现的大篇幅**描写,在耽美中反而得以“发扬光大”,这不得不说是件奇怪的事。那么,原因呢?就因为男性是“靠下半身思考的动物”?就因为“男人是最没节操的东西”?我绝对不同意以上观点。
在性这一方面来看,男人是要比女人开放,或者说是“滥交”也不为过。关于这些,我不想说什么。只是,我也希望广大女性同胞别一竿子打翻一船人,别把所有男人都看成一路货色,就算“天下乌鸦一般”没错,也还得提出这点要求。以男性这一角色来看,他有太多的责任,比如工作、家庭、朋友等等,便以经常出现在耽美小说中的MB来说吧,他们也有自己的生活及责任,更何况这类人只在少数呢。
那么,男人们哪来那么多时间去到处发泄呢?请原谅我用“发泄”如此粗俗的词来形容此类作者所谓的“做爱”,因为他原本就是事实。不信,仔细看看那些对**场面的描写。首先,作为攻方的男人,阳具必须硕大,至于究竟是多大尺寸呢?作者很少说出具体数字,我也不能给出,便任由大家猜想吧;第二,作为攻方的男人,持续时间必须很长很长,至于具体多长呢?还是没说,也由大家瞎猜吧;第三,受方的男人多数为“林妹妹”型,身体必须单薄,最好是一阵风便能吹倒的那种(这还是男人吗);第四,作为受方,你必须半推半就,还得学女生般“不要”、“别”的喊着,声声不断……我不知道作者为什么会存在如此肤浅的**观点,便是科学上也早说过“阳具硕大”、经久耐用并不等于**的欢娱程度了,作者怎么连这点还不明白?如果说一名作者如此写还罢了,然而出现千篇一律的情况便是无法叫人谅解的,这便怪不得我要以“发泄”如此粗俗的字眼形容了。因为通篇描写下来,关于双方内心的感情交流实在少之又少,有的只是肢体动作及哼哼哈哈而已。在此等情况下,那种眼神交汇的场面,怕是只存在于“传说”中。还有更过分的,只要将“他”换成“她”,当着男女版本的情色小说来读也一样通畅,这实有作者将自己写进文章中的嫌疑,更有愚弄读者之嫌。
关于频频出现的发泄次数,也许你会这样说,认为耽美小说中的男性多数为事业成功者,他们有钱有时间“发泄”。我们便不先去考虑他在成功前的辛勤劳苦吧(天上从来不会掉馅饼),仅仅从守业的角度来看,也是说不过去的。男人,他得为自己的家庭承担责任,并提供大部分经济来源,不论他的爱人是男性或女性,这是不可否认的。为了保证家庭的生活及其他经济开支,他必须拥有一定的资金,所以他必须工作,就算有钱,也得保证这部分钱不会丢掉,坐吃山空的道理相信谁都懂,“守业比创业更难”也不难理解。更何况,当两人间的感情仅能通过相互发泄性欲来表达,那未免太过狭隘。做爱不等于做饭,做饭能填饱肚子,做爱只会饿掉肚子,做饭还得有个次数规定呢,更别说做爱了。因此,我认为,无论哪类文学,当其中涉及过多性的成分,多数情况下只会降低其品味,作品这样,作者也然。

爱情,爱情,如果撤分为爱欲和情欲,也是爱在前,情在后呢。
怎一个“虐”字了得
关于SM的描写,无论是男女还是男男,又或者女女,好象都不可避免的会涉及其中,虽然我本人不喜欢看此类文章,然也是理解的。然而,在这里我只是想问广大SM爱好者一个问题(只针对那些喜欢看此类文的读者及喜欢写的作者),当强烈的感官刺激之后,还能剩下些什么?
所谓身体发肤,源于父母,自己本是应该爱护的,然而,为了某中心理,而对其进行伤害,只要自己高兴,别人也不应该打搅才是。只是,简单的生理之虐,能够给你多少感觉?是血腥、暴力、还是其他。无论无何,就我看来,这都是极为粗浅的一种。如果你真的喜欢虐,喜欢SM,那么虐心吧,精神上的虐待,可能会更令你欣喜若狂。然而,从普通读者的角度来看,支持后者的人数也远比支持前者来得多。谈到虐字,就不得不谈到两部作品——《昨天》及《夜泉》。此两部作品,无论是生理之虐还是心理之虐,都是耽美领域不可多得佳作,就本人而言,更喜欢前者多些。《昨天》的作者风弄,大家应该不会陌生吧。在《昨天》中,风弄对两男主角的感情纠葛,内心感情戏的刻画,可说是尽心尽力。无论从哪个角度出发,黄生也好,容与将也罢,任何时候都在拼命挣扎于感情旋涡中,就算是文章的最后,风弄也没放弃对主角及作者的心理之虐——读者无法得知二人的感情是否能够维持,又能够维持多久?黄生无法确定自己还能忍受容与将多久,是否还经受的住下一次伤害,就算这伤害是“以爱的名义”,容与将同样无法决定黄生还能爱自己多久,他内心是否还有别人?所以他不断的掠夺,不停的伤害。掠夺的目的是为了占有,否定的目的是为了肯定。通篇文章下来,读者也跟着文中情节抓紧了心,紧得喘不过气,紧得抓破心脏,哪怕上面还流着血,也不敢放松一丝一毫。想想这些,在比较那些肤浅的肉体伤害,谁的功夫更上层楼便不难明了。
当然,如果说虐心的文,APPLE及嫣子危的功力也不浅,前者的《游戏结束》系列,后者的《假如你觉得不幸福》等都算得上耽美文学中不可多得的上上之作,除了撕心裂肺之外,她们似乎更想令作者来个精神崩溃之类的,最低程度也得叫你郁闷好几天才放过你。因此,此类文章虽然经典,还请心脏承受能力者免观,就算想看,也得有人陪伴才行(方便打电话给医院急救)。
哪来的如此多白痴
在部分耽美小说中,会出现这样的场面描写:A男吻或者拥抱B男,或者做其他亲密动作,B男立即呈现痴呆状,人事不醒。当然,B男还可能出现全身发热等其他状况,倚剑就不一一列举,只是针对这一现象,感觉不是很能够理解而已。
不知道是否在大部分女性心里,男人都是感情白痴。然而,就算是感情白痴也言,也仅仅是指男性对感情方面敏感度的后知后觉,还未白痴到别人做出以下举动时“脑袋一片空白”的地步。就算同样身为男性,被另一名男性亲吻或者拥抱等,应该也能够明白过来了,谁在会白痴般站在那里凉快。在此等情况下,通常存在两中情况,接受或者拒绝,便是一时拿不定主意或者不明白对方的此一举动,也不会白痴般站在那里神游,一副任人宰割的模样。或者,这样的举动在女性眼中会以为可爱?然而倚剑以为,可爱也得有个限度,更有多种表现可爱的方式,未必一定得采取这种“一片茫然”的形式吧?
要说人的内心是叫人难懂,那么肢体语言应该是比较直接的了,如果你连如此直接的表达还不能明白,更甚至主动交出主动权,那极有可能是真的白痴,要不然怎么连一点起码的自倚剑保护意识都欠缺?
这种主角,虽然出现一两个,还会叫人“物以稀为贵”,一旦他接二连三的出现,那便极有成为恶俗的可能。在这方面,耽美文学同样掉入套路化的道路,如同奇幻小说中漫天飞的皇帝霸主,如同武侠小说中的武功秘籍和神丹妙药,又如言情小说中的痴男怨女等,就连慕容这样才华卓越的作者,在《燕歌行》中也不能免俗,实在叫人觉得可惜。
只是,天下哪来如此多的白痴?更何况,他们还会集体出现于耽美文学中?除了希望作者们在深思“可爱”一词的定义外,倚剑也不愿再说其他。
谈到这里,或许大家开始烦了,以为倚剑是来找茬的,尽说些不中听的话,难道耽美就没有你看得上眼的?有,当然有,在耽美文学中,倚剑也的确发现了一些极为优秀的作品及作者,前面提及的风弄,勉强算一个。为什么只能勉强算呢?不为什么,在风弄的其他的作品中,虽然也还有一两篇看得过眼的,比如《与爱无关》、《与痛有关》,但多数文终究落入俗套,如《凤于九天》等,至于另几篇与虐有关的文,与《昨天》相比,水平的相差又岂是是一大截而已?这也许与商业等诸多因素有关,倚剑便不再多说。至于倚剑给耽美的好话,还是留待下次再说吧。
最后,倚剑再次表明态度:个人的耽美阅历仅仅半年,此文中如有不对不正之言论,希望各位美女不于计较。
在此,谢谢诸位美女读者捧场!

コメントの投稿

非公開コメント

カレンダー
07 | 2017/08 | 09
- - 1 2 3 4 5
6 7 8 9 10 11 12
13 14 15 16 17 18 19
20 21 22 23 24 25 26
27 28 29 30 31 - -
カテゴリー
過去ログ
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。